其實幼稚園的事情我記不得幾個了。記得跟同學在上畫畫課吵架,吵到最後互相畫對方的衣服,然後我媽來了之後唸我一頓(不知道有沒有揍我)。記得大班要畢業的時候,導師請我們所有的小朋友親吻她的臉頰,跟她說掰掰。會記得是因為老師當時好像哭了,所以臉頰鹹鹹的。還有一個真的忘不了的是,在某一堂上課前,老師帶著我們這群小鬼頭一起默哀。會記得那麼清楚是因為我不是很乖,眼睛在中間有張開,看著老師跟大家,覺得很奇妙。因為我根本不知道這是在幹嘛,這是我人生第一次默哀。但我很記得老師有說,我們來為六四的人默哀。而且,老師有哽咽。

‪#‎一九八九六月四號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