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15628391-1622564790_l

好睏,但又很怕腦中的一些想法隨著睡夢而消失,還是來記錄一下心得,Interstellar星際效應。(先說小弟對於物理科學可以說是一竅不通,所以整篇心得都是就電影這近三個小時所帶給我的資訊來分享,如果在科學邏輯上有所謬誤,只能說抱歉了。)

老實說這部片讓我看了非常舒服。首先是時代感,在整部片看到最符合「科幻」的實體物老實說就是塔斯他們這一群方塊夥伴了。但在可以創造出這樣高度AI機器的世界裡,我們看到其他的金屬物(包含人類最後一道希望的太空船)都是呈現陳舊、腐朽、髒汙的,透過這樣的反差,可以看出人類在這個世代對於想前進(或是自我毀滅?)卻無法,只能維持現狀的無奈跟宿命感。全片充斥這樣十分破敗金屬質感我非常喜歡,前一個小時彷彿讓我進入了The last of us的世界裡。

另外一個讓我舒服的點是這部片刻意拍得非常「太空」。相信很多人也有看過Gravity地心引力,在Gravity裡透過外太空的聲音(也就是沒有聲音,只有人聲)帶給了我們太空感。但我覺得Interstellar的太空,導演花了很多時間在進行層次的營造。從進入太空開始,一開在太空艙內與太空艙外的聲音對接(有聲與無聲);接著,持續長時間的旋轉,而且頗讓人不耐且暈眩;再來,對太空船與太空船的銜接點,用局部大特寫鏡頭(無聲音)來拍攝過程,充滿了彷彿真正進入「太空」中的元素。而讓人還蠻佩服導演的是,這是部好萊塢的商業片(縱使看完後我覺得這其實不太算是部「純」商業片),分秒必爭的片長下,他用了很多時間的鏡頭在描述這些過程,是很有野心的。尤其是在時空扭曲的光暈效果部分,透過長時間以及持續不斷加壓的扭曲影像,感覺他整個卯足了勁要讓觀眾嘔吐,但這就是他自己想要帶給的太空感,很有意思(我也很喜歡)。而當馬修麥康納進入蟲洞中的那段急促的呼吸聲,最讓我印象深刻。

我覺得導演透過「科學家」的嘴相互去論證「利他與利己」的部分非常有意思。(至於反科學、反理性、反極度物慾的部分導演在電影中已經說得很多了,就也不用再多說了。) 從劇情中角色的描述可以看到第一批前往太空的科學家似乎(?)是懷抱著崇高的理想與目標前往,一人之死與億人之死,在科學理性的輕重權衡之下,似乎是顯而易見的答案,然而人性往往比我們想像中的複雜千萬倍,尤其是當你面對生死的時刻。所以我很喜歡主角跟塔斯的對話,透過似乎與生俱來感性能力的人類,跟被賦予精準理性的機器人來做比較,可以發現其中的矛盾之大。(當然機器人也是可以很感性的,瓦力~~~)
另外關於「愛」的部分我覺得導演也詮釋的很棒,但實在太累了,之後有機會再把自己的想法給留下來吧。但老實說我覺得這部片很悶,但悶的很好看,是值得看兩次以上的電影。其實我似乎都還沒講到科學邏輯的部分,看來真的是沒腦力了,來睡。

補充

讓小的用句話來形容這部片對於愛的詮釋:「愛的力量很大,大到穿越了時空,跨越了相對論,它依舊永恆不變。」(誤,好像有點太噁心了,導演應該不希望我下這種註解) XD。這部片在許多的地方在描述「愛」這件事情是很瘋狂的,例如主角為了自己的小孩(或許可放大來說跟他小孩一樣的這一代),願意犧牲自己跟小孩僅存數十年的時光,前往宇宙。布蘭德教授(老),為了全體人類未來的愛,而犧牲了現存的人類。布蘭德教授(正)在經歷了第一個星球的著陸判斷失敗後,回過頭來才理解自己是多麼渺小,在宇宙的時間洪流中,地球也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沙粒,所以我覺得當她說出決定要前往她所愛的那位科學家所在的星球時,她是刻意拋棄自己的理性,而順了自己的「愛」,用瘋狂支配了自己,因為她了解時間是無法自己掌握的,唯有自己,可以掌握。(我很喜歡她這段的演出,她心中掙扎的那個感覺) 更不用說為了對自己的愛而想要活下去的麥特戴蒙。在結尾,導演讓一個在整部影中無人可以解釋的父(鬼?)女對話,用理性的科學方法去表現,彷彿在說,愛可以瘋狂,但終究要回歸理性,愛才會更有價值。

然而是誰讓這件事情成真的? 「是愛啊,塔斯,是愛,一切都是愛引導了我到這邊。」